杰西斯?羅賓遜:誰才是葡萄酒界明日之星?

時間 : 2020-08-07 12:15 來源 : 樂酒客lookvin 作者 : Jancis Robinson 李晨光翻譯

葡萄酒可以從名不經傳搖身一變成為炙手可熱的奢侈品。我就斗膽給大家推薦一些未來的“膜拜酒”。

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波美侯產區“里鵬”(Le Pin)葡萄酒的價格堪比波爾多最貴的酒王“帕圖斯”(Petrus)。如今這兩塊波美侯小酒園里出產的新年份葡萄酒,也能賣到每瓶3000多英鎊。

640.jpg

然而1984年12月的時候,我是在稍微有點不情愿的情況下,只花150英鎊買了12瓶1983年份的里鵬(Le Pin)。在20世紀80年代初,還沒人知道這個酒莊。里鵬的首個年份是由比利時人雅克·蒂恩蓬釀制成的1979年份,葡萄園僅為一公頃(2.5英畝),是由一塊排水性良好的礫石地改造而來。

我記得當時是和酒商西蒙·法爾(當時就職于Bibendum葡萄酒公司)參加完品鑒后,共乘一輛出租車返程的路上,被他游說,讓我在多如繁星的波爾多酒莊里,賭一把這個新品牌,顯然他手頭上有不少里鵬葡萄酒。我并不后悔花錢買了,就是覺得喝得太快太隨意了。

最近,當我在英國研究經典保格利(Bolgheri)赤霞珠的代表——西施佳雅(Sassicaia)的時候,想起了這件事。我記得20世紀70年代末,尼爾(Neil)和蘇珊娜·布萊斯維特(Susannah Braithwaite)在他們漢普斯特德(Hampstead)的公寓里,給我品鑒了這一新出產的托斯卡納紅葡萄酒,然后我在當時任職的行業雜志《葡萄酒與烈酒》(Wine&Spirit)上發表了一篇關于它的文章。

布雷斯韋特夫婦當時占有英國小型葡萄酒進口公司“亨特&布萊斯維特”(Hunt & Braithwaite)的一半股權,所以我請另一股東杰里米·亨特通過郵件給我講述了這個故事,后來亨特還創立了“索曼·亨特(Thorman Hunt)”葡萄酒進口公司。

他在郵件中寫道:“1973年,皮耶羅·安蒂諾里(負責家族有著635年歷史的佛羅倫薩酒商生意)向尼爾·布萊斯維特介紹了這座酒莊?!?“在亨特&布萊斯維特(Hunt & Braithwaite)的時候,我們實在太喜歡這款酒了,所以在1973年底或1974年初,進了200箱(12瓶/箱)1968年份的西施佳雅。

這酒棒極了,但我們真能把這“鬼東西”賣掉么?我們甚至邀請了朱利安·布林德(葡萄酒大師,時任維特羅斯超市(Waitrose)的首席葡萄酒采購)和其他人野餐,一起品鑒西施佳雅,就這樣東一箱西一箱賣光了!我估計尼爾還有零散單瓶,狀態特別棒。

“1978年9月,我的股份被亨特&布萊斯維特公司收購了,尼爾和蘇珊娜繼續西施佳雅業務,這個品牌也越來越受歡迎。很遺憾他們后來沒能留住代理權,幾年后,亨特&布萊斯維特公司也停業了?!?/p>

這是又一款名聲和價格在緩慢起步后迅速飆升的葡萄酒?,F如今,新年份的西施佳雅單瓶售價要好幾百英鎊,而傳奇的1985年份則是個天文數字。該年份市場存貨應該沒幾瓶了,如果能找得到,估計每瓶也要2000英鎊了,餐廳里的定價那就更不知道要貴到哪里去了。

我絕不會把葡萄酒的質量和價格等同起來——我一直認為許多葡萄酒定價過高,幸運的是,還是有那么幾款被低估了的。人們不禁會想,目前市場上推出的葡萄酒,哪些會聲名鵲起,甚至成為膜拜酒呢?

用于搭配前菜的葡萄酒,我想推薦的是:Muchada-Léclapart酒莊的安達盧西亞葡萄酒(Andalusian)——差不多是最佳搭檔了,因為它們的酒產自雪莉酒優級單一葡萄園,屬于未加強的白葡萄酒,是最出色的開胃酒,同時,就酒精含量而言,也非常適合佐餐(只有12.5%的酒精度)。

這是一家合資公司,由亞歷杭德羅·穆查達(Alejandro Muchada)和生物動力法極客大衛·雷·克拉帕特(David Léclapart)共同創建。2011年穆查達背包環游法國時,曾在大衛的酒窖(位于香檳區的Trépail村)實習過。

五年后,大概是被雪莉酒和香檳的相似之處打動(基酒都是白堊土出產的白葡萄酒、不僅需要發酵,還需要各自加酒精、糖,從而將之蛻變成一種獨具特色的開胃酒),他們便決定在西班牙的最南端一起開創一個革新性的項目。

他們有總計3公頃(7.5英畝)葡萄園,位于著名的雪莉酒鎮Sanlucar de Barrameda,屬于當地較好的葡萄園,白堊質土壤(albariza),主要是老藤帕洛米諾葡萄樹,依循生物動力法種植(見上圖),釀出的酒未經過濾,因此有點渾濁。但這些精準詮釋風土的酒,開瓶后放冰箱里還能夠保持狀態好一段時間。

這遠不是雪莉酒大產區唯一的非加強酒項目。其他同道中人還有拉米羅·伊巴涅斯(Ramiro Ibanez)(出品了Vino de la Tierra Cadiz is Cota 45)、路易斯·佩雷茲(Luis Peréz)、以及大咖丹尼·彼得·西賽克(Dane Peter Sisseck),正是他讓杜埃羅河岸產區(Ribera del Duero)的平古斯(Pingus)成為西班牙最受尊敬的葡萄酒之一。

他原計劃在今年4月酒花酵母最厚/最旺盛的時候,推出來自Balbainas酒莊的Vina Corrales菲諾葡萄酒(2020年裝瓶),但后來由于冠狀病毒的影響,要推遲到今年晚些時候。

另一種有待發現的葡萄酒風格,來自距雪莉酒之都赫雷斯(Jerez)東北不到500公里的地方。直到最近,提起拉曼?。↙a Mancha)這片干旱平原,人們想到的仍然是海量的寡淡無趣的白葡萄酒,這些酒無非是用于蒸餾或散裝運往法、德等國。

但這里有非常優質的老藤——主要(不是全部)用于釀白葡萄酒,多是阿爾比羅葡萄(Albillo),或一些非常出色的愛倫(Airen)葡萄,這本是經常被瞧不起的拉曼恰本土品種。

但當地一些頗具雄心的生產商,如耶穌瑪麗亞雷科洛(Jesus Maria Recuero)、馬克斯奎維諾斯(Mas Que Vinos)、維魯姆(Verum),精心種植,并用類似頂級勃艮第白葡萄酒的釀造方法,出品極富魅力的精品葡萄酒,尤其是維諾斯德加拉杰酒莊(Vinos de Garaje)。

另一葡萄酒的價值洼地是南非,其葡萄酒生產商的聲譽肯定會在國際上得到提升。賽迪家族(Sadie Family)和穆利諾克斯葡萄酒公司(Mullineux Wines)可能是名聲在外的最知名南非新派生產商,當然,我以前在網站上也提過很多其他生產商。

看到倫敦酒商Justerini & Brooks(賈斯特里尼&布魯克斯)已經和David & Nadia(大衛&納迪亞)(他們的姓氏也是賽迪,因此使用了這對夫婦的名),以及范·羅倫伯格葡萄酒公司(Van Loggerenberg Wines)的天才人物盧卡斯·范·羅倫伯格簽約,出于私心,我著實替他們感到高興。

氣候變暖正在改變著哪些地區可以生產上等的優質葡萄酒。最近,我收到了上盧瓦爾河地區的克萊門特·弗洛里安·貝蒂埃(Clément et Florian Berthier)的最新產品,包括一系列產自知名產區桑塞爾的葡萄酒,以及其他來自桑塞爾北部鮮為人知的產區,如奇恩山坡產區 (Coteaux du Giennois),出產的有著獨特風土特征的酒。

多年來,奇恩山坡產區的葡萄往往很難成熟,直到1998年以后,這里才成為法定產區。在氣候變暖的情況下,以這些貝蒂埃出產的葡萄酒與南部知名的桑塞爾葡萄酒相比,吉納尼斯產區的葡萄更適合出產平衡、清爽的葡萄酒,桑塞爾的長相思可能會有過熟、缺乏新鮮度的風險。

這也反映了勃艮第目前的情況,像Hautes-Cotes這些以前過于冷涼的地區正在形成自己的特色。我最近品嘗了一款酒,讓我清楚體會到了氣候變化的巨大影響。這是一款非常美味的干白,是Kojder酒莊用翰尼爾葡萄(Johanniter)釀造的,酒莊來自——波蘭。

新聞評論

    熱門點擊

      最新報道

        加入酒莊列表
        欧亿彩票首页 湖北快三投注技巧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群 甘肃快3走走势图电脑 重庆幸运农场3胆全拖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香港赛马会公式专家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是。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世界杯体彩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