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碼價虛高 進口葡萄酒終端價格又有新貓膩

時間 : 2020-08-13 13:15 來源 : 北京商報 作者 : 趙述評 魏茹

伴隨葡萄酒市場進一步分化以及市場監管整治,進口葡萄酒的市場亂象有所好轉,但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在線上線下銷售價格方面再次出現了新“套路”,讓消費者防不勝防。其中,最為明顯的還是掃碼價與實際售價價差很大,以及實際收貨葡萄酒與線上店鋪展示年份不符的問題。記者在走訪多家超市、煙酒店以及社區小超市并調研線上店鋪后發現,部分進口葡萄酒實際售價在40元-70元間,甚至有十幾元的進口葡萄酒,而掃碼價卻在180元-600元左右。同時,據線上平臺售酒評價以及黑貓投訴顯示,不少消費者反映商家售賣葡萄酒時,店鋪標注年份與實際收貨年份并不相符,且存在進口葡萄酒品牌罐裝國內酒水的現象。對此,業內人士表示,面對葡萄酒行業的價格亂象,隨著監管部門的重視與管理機制的逐步健全,國內對進口葡萄酒的監管會逐漸規范化。

掃碼價虛高

在進口葡萄酒經過市場監管整治后,酒商應對的招數也越來越多,以此來獲取盈利。記者走訪超市發現,一款產自澳大利亞的750ml帝菲堡赤霞珠干紅葡萄酒當前售價69元,但掃碼價卻顯示498元;另一款產自智利的750ml智象赤霞珠干紅葡萄酒當前售價46元,掃碼價為189元。而根據超市店員介紹,這兩款葡萄酒日常銷量較好,當前價格為活動價格,原價均為100元左右。但在記者進一步詢問掃碼價時,店員則含糊其辭表示不清楚。

20200813_125430_000.jpg
魏茹攝并制圖

事實上,葡萄酒瓶身掃碼價曾因價格虛高而被下架整治。公開資料顯示,部分葡萄酒標簽中會印制一個二維碼,掃描后可獲得葡萄酒的產區、年份以及價格等信息,而這一價格即為掃碼價。據悉,掃碼價最早出現價格查詢類APP中,目前消費者多使用微信進行掃碼查詢。而由于不少消費者投訴掃碼價虛高,微信曾于2019年9月對掃碼價進行大清理,將原有價格全部下架。

20200813_125430_001.jpg
魏茹攝并制圖

但根據目前記者走訪情況,掃碼價高于實際售價的現象仍然存在,只是在價差上稍有收斂。北京某酒水經銷商張先生告訴記者,對于掃碼價的上架錄入,酒商可以自行尋找制作條碼的商家,并由酒商提供產品的條碼、名稱、圖片、價格以及公司營業執照等,并需要向制作條碼的商家支付約1000元/條的二維碼費用。

酒類專家肖竹青透露,標高掃碼價可以為商家留出價格調整空間。一方面,商家拉低實際售價并與掃碼價對比,打出“促銷”的旗號,以此促進銷量;另一方面,商家可以利用標高的掃碼價自由調整產品實際售價,以此獲取利潤。

酒商套路層出不窮

虛標高價、散酒罐裝、套牌仿冒、年份造假,所謂的“行業潛規則”致使進口葡萄酒領域目前仍處于信息不對稱狀態。

記者在黑貓投訴平臺看到,有網友投訴一家名為“嘉酒軒”的線上店鋪,在售賣一款1080元的澳大利亞干白葡萄酒時,不論是圖片正面還是詳細商標的背面圖片,均顯示摘自2013年的葡萄、2014年進行罐裝,但該網友實際收貨卻為2017年罐裝葡萄酒,而賣家卻以消費者“購買時未明確要求年份”來推卸責任。就上述問題,記者分別聯系該消費者與商家進行核實,但截至發稿前,該消費者暫未做出相關回應,商家也并未回復。

20200813_125430_002.jpg
圖片來源:黑貓平臺投訴

除了掃碼價,酒商的套路還有很多。在魚龍混雜的進口葡萄酒中,年份造假是最簡單的。據悉,年份造假一般有兩種方式,部分線上酒商在商品詳情頁標注的年份,與消費者實際收貨的酒水年份不一致;另一種則是有些酒商會以“標簽做舊”,用新酒充老酒。

值得關注的是,散酒罐裝其實一直為行業所詬病。一位不愿具名的進口葡萄酒商向記者介紹了進口散酒罐裝的兩種方式:“一種是在保稅區內進行罐裝,商家標注進口葡萄酒,這屬于合法行為;但還有一種是在保稅區外進行罐裝,這一類葡萄酒受國內商法等相關法律監管,且不再屬于進口葡萄酒,而此時商家再標注進口進行售賣即為違法行為?!?/p>

與此同時,上述酒商還向記者透露行業內的“套牌”現象。據該酒商介紹,所謂套牌,即進口商先通過正規渠道進口一個貨柜的葡萄酒,然后找一家灌裝廠直接仿造自己進口的這些葡萄酒,而這些仿冒品成本極低。當監管部門上門查訪時,該進口商出示的是正規渠道進口的相關合法手續,以此來逃脫監管和追責。

20200813_125430_003.jpg
圖片來源:黑貓平臺投訴

針對行業亂象,肖竹青表示,傳統意義上的假酒,是不法商販不經過釀造而是使用化工原料人為勾兌的假酒,這類市場其實已經很小。如今的葡萄酒雖然也是釀造出來的,卻是用一個品牌的酒去冒充另一個品牌的酒,這既不會給消費者帶來健康傷害,也不會檢測出酒水產區不同。

監管難度系數高

目前進口葡萄酒市場逐漸擴張,由沿海市場逐步向更為廣闊的下層市場滲透,而酒商也逐漸衍生出越來越多的招數來“鉆空子”。對此,殷凱告訴記者,不法酒商之所以猖獗,一方面是進口葡萄酒逐步下沉,但消費者的葡萄酒知識和飲酒觀念并不成熟,且獲取葡萄酒渠道匱乏。因此,在二三線城市中,部分消費者追求的所謂“性價比”,其實也只是價格低,而這一心理正好被不法進口商利用。由于監管難度較大,短期內進口葡萄酒市場亂象很難根除,只能加強監管力度以求緩解,而消費者也要注意保護好自己作為消費者的權益。

肖竹青進一步指出,這一亂象很難根除,市場監管難度也較大,唯一可行的還是需要消費者加強葡萄酒消費觀念,選擇正規渠道或平臺進行購買,在線下選擇知名酒類專賣店或選擇大型實體商超,盡量購買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同時,相關酒企也可進一步加強消費者葡萄酒教育,逐步了解葡萄酒。

不過,所謂追本溯源,市場對進口葡萄酒監管可以從原始酒莊加強管控。但肖竹青告訴記者,事實上國外很多獨立酒莊并不大,且成本有限,因此并沒有過多的營銷費用來進行渠道布局和市場推廣。而很多酒商也正是利用這一短板,達到在國內市場售賣時,以原裝酒和國內罐裝酒進行混淆,欺騙消費者。

新聞評論

    熱門點擊

      最新報道

        加入酒莊列表
        欧亿彩票首页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东方6 1三加二中多少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今晚福建31选7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网上购买 体彩陕西十一选五2019120927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今日股票 亿海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