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酒師大師Richard辭去MS身份

2020/06/24 14:07 來源 : 侍酒師畫報 作者 :

6月18日前,全球有269名侍酒師大師Master Sommelier,如今再看CMS或CMSA (Court of Master Sommelier, Americas 國際侍酒師公會美國)官網,全球侍酒師大師總數為268名。

這是因為,侍酒師大師Richard Betts MS日前宣布辭去MS身份,退出CMS。

640.webp (2).jpg
Richard Betts

這條消息讓葡萄酒行業頗為驚訝,要知道,成為一名侍酒師大師可謂是葡萄酒行業中的很高榮譽,是無數侍酒師魂牽夢縈的身份:平均需要5-10年的努力,除了扎實的理論基礎、盲品能力,服務技巧也是考評的重要部分,即使是經驗豐富的侍酒師,也多鎩羽而歸。

Richard Betts曾是科羅拉多州The Little Nell酒店的首席侍酒師,也是澳大利亞葡萄酒學院Betts & Scholl的合伙人之一,后來繼續為澳洲與法國的餐廳提供葡萄酒相關的服務。

他所編撰的葡萄酒權威書籍《成為葡萄酒專家必經的嗅覺之路指南》(The Essential Scratch & Sniff Guide to Becoming a Wine Expert),一上市就打入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在因為興趣成為侍酒師之前,他從事的是法律行業。

640.webp (1).jpg

究竟發生了什么,讓Richard Betts轉身離開,根據他辭去CMS的郵件,可以歸納為兩點:
1. Richard Betts認為:CMSA對少數族裔有色人種缺乏同情心;
2. Richard Betts對2018年侍酒師大師考試的“一刀切”宣布考試無效表示不滿。

640.jpg
*侍酒師大師總數降至268位

以下為經過翻譯的辭職信全文,一起來了解一下他的理由:

今天,我辭去了美國侍酒師大師公會(CMSA)的職務,因為我認為這個組織的價值觀與我的大相徑庭。

近來,全球對種族平等和社會正義的強烈抗議呼聲越來越高,這使我感到CMSA完全缺乏同情心。對我來說,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外,對于2018年侍酒師大師考試的不公正結果作廢,我得出的結論是,繼續作為該組織成員將是默許組織的做法及其觀點。

這個決定很沉重,我不想大家將其解讀為“放棄”,那也不準確。只有在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和自己的影響力期望有所改變而無果后,我才能做出如此決定。

在過去的17年中,我一直擔任著董事會成員并教授了無數課程,因為我堅信,CMS/CMSA的章程和道德規范會使成員受益。遺憾的是,我意識到這些章程不過是為了有效防止新政策的制定。這不是一個進步且包容的組織應有的立場,它的本質是保護主義,任何變革都將經歷極其漫長的審核時間,因而變革幾乎是毫無機會可言。我不支持這樣的保護主義,希望我放棄CMSA的職位可以以某種方式簡化他們的變革時間表。

1997年,我參加了CMSA的第一次考試(當時是CMS),并于2003年通過了侍酒師大師考試,那時我純粹把CMS看作是個教育機構。通過與CMS的接觸,我知道我可以更好地為客人服務,同時也很享受地學習我喜歡的東西。然而,在隨后的17年中,該組織似乎已經從一個教育機構演變為一個所謂的精英組織。我覺得這很煩人。

最近的討論主題都是“徽章”,“證書”之類的,而這些我認為卻是以犧牲親切待人和全納教育為代價的。如果將“維護”某些精英證書的“真實性”作為優先項,導致我們以不公平的方式對待候選人,那么我一點也不想參與其中。

宣告廢除2018年侍酒師大師考試結果就是一個典型范例。我認為CMSA不公正地攪亂了別人的生活,并錯誤地損害了相關候選人的道德誠信,所有這些都是出于保護所謂“認證真實性”的空洞立場。盡管投入了數百小時的工作和自己花費了數千美元,我們少數幾位現任侍酒師大師想要找尋答案,然而得到的只是領導層的阻礙。他們談及保密制度,拒絕向成員披露有關其廢除決定的信息,同時反復指出證書的完整性是至關重要的。

現在,美國終于在漫長的時間里將系統性的種族主義視為現實。在某些CMSA圈子中,有人說這個組織不是個政治組織并希望保持中立,這種言論是不可接受的。這世上就無中立可言。如果什么都不做,人們唯有被動地支持著現狀,而美國BIPOC(黑人,土著和有色人種)的現狀一直并且仍然是可怕的。

需要明確的是,我今天的行為并不是對組織內任何個人的譴責。這對我來說很痛苦,我想對我的朋友,導師和同事來說也是如此。有些人可能還會生氣。這會引起公眾的強烈反對嗎?我應該害怕個人遭到報復或是在專業領域內被放逐?或許吧,盡管我希望我的這些想象都是不存在的。我承認人們會按他們的感受選擇,無論你的選擇如何,我都祝愿你有平和美好的未來。

最后,我問自己,我希望這封信能實現些什么:首先,我要以對我而言最有效的方式表達我的不同意見。第二,我希望我的行動能夠激發其他CMSA的成員— 各個層次成員 — 問問他們自己,他們期望從組織中獲得什么,以及這個組織究竟代表什么。

這封信也是我的個人承諾,我將堅定承諾從事其他有意義的事業,因為我十分關注那些需要且我可以推行變革的地方。

      酒師新聞

      更多>
      2020第九屆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國錦標賽啟動

      2020第九屆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國錦標賽啟動

      第九屆“朗伯柯-RVF葡萄酒盲品中國錦標賽”進入2020新賽季。選手們將在7月至9月間,通過城市選拔賽和決賽兩個…

      酒師常識

      更多>
      “侍酒師”該怎么解釋?

      “侍酒師”該怎么解釋?

      對于越來越講求方式與品質的餐桌,吃飯事大,喝酒事也不小。進入一家不錯的餐廳,吃好倒不會太難,喝對對于…

      酒師人物

      更多>
      Richard Lane:一位盲人WSET四級學員

      Richard Lane:一位盲人WSET四級學員

      哈德萊恩(Richard Lane)講述成為WSET第一位盲人學生的感受。我攻讀WSET(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全稱Win…
      欧亿彩票首页 基金配资合法性 十大理财平台哪几个安全可靠 内蒙古11选五任五遗漏一定牛 甘肃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山西11选五技巧 股票涨跌的计算方式 吉林11选五前三跨度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pc 十一选五预测 广西快三最新开奖